<listing id="rfvhn"><cite id="rfvhn"></cite></listing><var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var>
<cite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cite>
<menuitem id="rfvhn"></menuitem><menuitem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menuitem>
<var id="rfvhn"></var>
<var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var>
<cite id="rfvhn"></cite>
<del id="rfvhn"><span id="rfvhn"><ins id="rfvhn"></ins></span></del>
<cite id="rfvhn"></cite>
<var id="rfvhn"></var>
<cite id="rfvhn"></cite>
<var id="rfvhn"></var>
<cite id="rfvhn"></cite>
<var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var><var id="rfvhn"><span id="rfvhn"></span></var>
<var id="rfvhn"><span id="rfvhn"></span></var>
<cite id="rfvhn"></cite>
<cite id="rfvhn"></cite>
<var id="rfvhn"><video id="rfvhn"><thead id="rfvhn"></thead></video></var><cite id="rfvhn"><video id="rfvhn"></video></cite>
<var id="rfvhn"></var><var id="rfvhn"><video id="rfvhn"><thead id="rfvhn"></thead></video></var>
<cite id="rfvhn"></cite>
文章中心
 
首頁文章中心 見證分享蒙恩信主見證
 
王冠軍弟兄的蒙恩見證
新聞來源:    點擊數:1412    更新時間:2015-5-29 14:38:25    收藏此頁


我的蒙恩見證

我出生在一普通的村家庭,父母都是淳樸的民。我可敬的母二十二、還沒親結就接受了主耶,她沒有什文化,又生活在苦的年代,能接受耶為個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不能不神跡。

我和哥哥在七、八歲或更小的時候,常常在晚飯后跟母親一起去村里的家庭教會聽道,懵懂中也記下了不少《圣經》故事:年輕俊美的大衛靠著上帝之名英勇地殺死巨人歌利亞;耶穌為著拯救罪人忍受鞭打的屈辱和十字架的酷刑等。沒有去教會的晚上,我們就與母親一起收聽香港良友福音電臺的節目,這時母親就會拿出她那本厚厚的豎排版的繁體字《圣經》來,隨著《良友圣經學院》的課程學習《圣經》,耳濡目染,我也記下了一些經文,至今想來依然奇妙的是,我最早記下的經文竟然是《圣經》中最重要最根本的福音真理: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乙源藶闃s,常常在同學面前不無炫耀地說,《圣經》中這樣說:神愛世人……

遺憾的是,當時的我并不知道這節經文的屬靈意義;是至高的神給罪惡迷途的人類的福音,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彰顯了全能神向卑微的世人所發出的慈愛和賜下的救贖恩典!他的慈愛用語言難以描述,他的恩典讓得著的人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然而,年少狂妄的我除了只記下經文用來炫耀外,完全不能領會其中的真諦,本性敗壞的我除了頑梗、驕傲、冷酷、自私、自義外,對主的話語沒有更深的追求和看見。主說:‘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终f:‘字句是讓人死,精意是讓人活?!菚r,我的確是死在字句上了,渾然不覺自以為義地活著。我雖然愛上了良友福音電臺,但我喜歡的節目僅限于輕松愉悅的《活力新一代》、《清風伴我行》等,這是面向未信和初信的人開播的,我只樂于接受一些新鮮好玩的資訊,對于屬靈的追求我是懼怕又逃避。

初中生活就要離家住校了,也離開了良友電臺,離開了村里的教會,我的世界開始變得豐富多彩起來,無神論的教育,進化論的思想,自我文化的流行,科學的日新月異,使我的靈性變得更為麻木,過去對《圣經》真理的淺顯認識也被我徹底否定;我甚至開始看不起敬虔的母親,她顯得多么愚昧而無知啊。哥哥與嫂子的婚禮是建國以來村子里第一對以基督教的儀式來完成的,我不但沒有自豪,甚至覺得可笑和羞恥。

我要做自己的主人,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能看得見的尚且追求不完,誰去理那看不見的永恒呢?青蔥歲月是我自己的,我的青春我做主,與神有什么關系呢?我要把握自己的一切成為一個揚名立世人,‘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成了我的人生信念。

于是,我徹底放棄了在兒時所建立起來的,一丁點的對神的敬畏之心,完全死在過犯中了。

讀師院時,我變得更為狂妄自大、清高孤傲、易怒偏激。在校圖書館和其他所有能找到的史料中,每當看到有反基督教或是對耶穌身份懷疑誣蔑的內容時,我甚至有如釋重負的感覺,看來基督教信仰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的一件事,幸而我放棄得早,我對自己說。

然而我還是有很多的煩惱和不安,每次假期回家的時候,我家常常有傳道人來,他們多數是來找哥哥和嫂子商量周邊幾個教會和團契事工的事,看見我在家,他們常會對我講起耶穌來,而且喋喋不休,出于禮貌,我恭敬地聽著,其實內心極為煩躁和抵擋。熱心的嫂子故意會拿些有關信仰的書籍和《圣經》放在我房間的書桌上,我把《圣經》放在書桌的一個角上;把信仰書籍用報紙包起來當作沒看見扔到一邊去。夜深人靜時,當我一看見書桌邊上的《圣經》時,心里一陣陣的懼怕和不安?,F在想來即使理性上再怎么不信,深意識中對神真實的存在還是認可的!

感謝主!在我不信他時卻仍然讓我對他有懼怕,這說明他從沒有丟棄我??!

提后2:13說到,‘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span>

2004年夏天的一個上午,我幫家里做裝飾板材料加工,在使用電鋸的鋸木頭時,飛速旋轉的電鋸從木頭中帶出一根鐵釘重重地打在我的右胸部,剎時,血涌了出來,伴隨著陣陣劇痛,襯衫被血染紅一大片。謹慎的父母親馬上意識到危險,催我趕快去醫院,因為無法確定釘子是否在體內,所以先在一家民營醫院拍片子,醫生證實說,釘子被打入體內,需要手術,但他們醫院不具備這種手術的條件,一向對任何事都無所謂的我開始緊張害怕起來,父親也突然顯得手足無措,一家人商量之后決定要送我到縣城的二甲醫院。

在縣城的醫院里,主刀醫生看了上午片子說,無法定位釘子的具體位置不能手術,要多拍幾張片子定位,此時已是下午五點多鐘,我感到極度疲憊,手術成功與否,花費多少都是未知數,太多的不良醫生讓人很難信任,這時我突然想起鄰居家的伯父是一百五十公里以外二甲醫院的院長,也是疑難雜癥專家,我只能去找他了。

怕給父親及哥哥太多的擔心,我決定自己去。一百五十公里的車程要坐近三個小時的汽車,坐在汽車上,疲憊幾次使我想睡去,我又怕一閉眼就會死去,恐慌、懼怕、不安,難道我的生命要從此結束了嗎?作為即將畢業的學生,好多的夢想還沒來得及去實現,好多轟轟烈烈的事業還沒有去嘗試。作為兒子,還沒有怎么盡孝道,我不能死!強打起精神到了醫院,天已經全黑了,熱心善良的伯父趕快召集了手術室的人,在X光下多次定位,晚上八點多鐘我進入手術室,躺在手術臺上,右胸部被麻醉后,我的頭腦卻異常清醒,醫生每一刀割下去,我都能感覺得到,他們的對話也響在我耳邊。釘子所處的位置怪異,距離右肺和腋窩都很近,稍有不慎會傷及神經和血管,導致右臂殘廢或傷到右肺。

第一刀下去,血立刻向外濺,趕快止血后我感覺到醫生的手指在刀口處探來探去。

“找不到,刀口太小,要割大些!”刀口被割大后,醫生的手指再一次在刀口處探來探去。

“趕快止血,血流得太多!”

“還是找不到,很麻煩,再割深一些?!?/span>

我睜開眼睛,看見伯父和助手醫生的額頭掛滿了汗,從他們交流的表情,我意識到手術的復雜和潛在的危險。

手術刀再次割下去時血流得更快了,“先止住血,快!”伯父說。

當醫生的手指再次在刀口下探摸時,我的心跳開始加快,極度懼怕和恐慌再次襲來,感覺到自己幾乎要死了,自強和自信轟然倒塌,我意識到自己多么無助和脆弱,所有的堅強和各樣的信念剎那間蕩然無存。

至今也無法解釋當時的奇妙,就在我感覺一切都要完結時,腦袋里像有電光閃過——突然意識到我的母親、哥哥、嫂子都是基督徒,來不及多想,我從心底發出呼求:“神啊,救我!”

“找到了,刺到我的手指了!”醫生高興地說。

突然被釋放的心情難以用有限的語言來形容,在那一刻,我突然想哭!

“你真是不幸當中的萬幸,如果再偏一些打在腋窩或是再深一些打在肺部,那是極麻煩極危險的一個手術?!贬t生安慰我說。

我剛硬的心突然被軟化,麻木的靈性突然被激醒——不是因醫生的話也不是因手術成功——乃是因從古時就揀選我的神從沒有一刻離棄過我,他在我前后左右保守我,我急難中呼求他沒有推卻!救我于危難,安慰我于死蔭的幽谷!

當天夜里,我忍住疼痛跪在床上禱告,求主饒恕我的悖逆和罪惡并感恩他彰顯慈愛和全能在我這不配的人身上!

在家養傷的日子,嫂子適時地送我一本里程博士寫的《游子吟永恒的呼喚》,這次我沒有拒絕,懷著追求的心我安靜地看完,拿起放在書桌角上的《圣經》,吹掉灰塵,恭敬地放在書桌正中間,時時誦讀,我太渴望太需要重新認識那又真又活的神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都會跪在床上禱告!

我重新被主翻轉的生命在恩典中與主聯合是我人生最大的價值和全部意義所在!

感謝主,榮耀歸于神!

                                             王冠

20101211

總頁數:1  第  1    頁 

上一篇:何志攀姐妹信主見證   下一篇:尹向前弟兄蒙恩信主見證
【刷新頁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大连| 南阳| 明港| 阿拉善盟| 阜新| 景德镇| 辽阳| 遂宁| 宿迁| 明港| 公主岭| 招远| 济南| 岳阳| 淄博| 大同| 三门峡| 贵港| 临汾| 河南郑州| 儋州| 包头| 上饶| 潮州| 吐鲁番| 长兴| 项城| 荆门| 宜昌| 扬州| 白沙| 聊城| 永州| 吕梁| 南充| 达州| 德宏| 嘉兴| 东阳| 四川成都| 淮北| 济南| 池州| 浙江杭州| 鄢陵| 白沙| 丽水| 阳泉| 定西| 平顶山| 安顺| 景德镇| 廊坊| 武安| 焦作| 南安| 苍南| 玉环| 张掖| 武威| 崇左| 莒县| 黑龙江哈尔滨| 泸州| 嘉善| 邳州| 泰州| 平顶山| 嘉善| 阿克苏| 陇南| 唐山| 河源| 朔州| 昭通| 东阳| 阿勒泰| 惠州| 七台河| 三门峡| 商洛| 基隆| 安顺| 泸州| 定安| 姜堰| 南京| 灵宝| 日土| 清徐| 神农架| 海宁| 定西| 昭通| 莱州| 余姚| 宣城| 云南昆明| 三沙| 娄底| 霍邱| 青州| 单县| 锦州| 韶关| 邳州| 厦门| 长兴| 上饶| 三明| 邢台| 绵阳| 澳门澳门| 海门| 甘孜| 湖南长沙| 雅安| 沛县| 乌兰察布| 洛阳| 山东青岛| 南京| 枣庄| 红河| 呼伦贝尔| 馆陶| 鹤壁| 许昌| 简阳| 汝州| 庆阳| 漯河| 迁安市| 黔南| 吉林| 呼伦贝尔| 五指山| 馆陶| 赵县| 张掖| 南通| 温岭| 迁安市| 泰兴| 包头| 陇南| 海北| 淮北| 宜宾| 定西| 宁波| 漳州| 铜川| 石河子| 庆阳| 安徽合肥| 垦利| 赣州| 嘉兴| 黄冈| 台南| 昌吉| 三沙| 商丘| 临汾| 庄河| 阜阳| 诸城| 鄂州| 枣庄| 高雄| 盘锦| 黑龙江哈尔滨| 张掖| 攀枝花| 石狮| 东海| 巴彦淖尔市| 临汾| 绵阳| 铜陵| 漳州| 靖江| 内蒙古呼和浩特| 芜湖| 明港| 厦门| 慈溪| 周口| 遵义| 海安| 枣庄| 毕节| 新疆乌鲁木齐| 咸阳| 宜昌| 巴音郭楞| 牡丹江| 海门| 大连| 舟山| 淮南| 莱州| 三亚| 馆陶| 日土| 牡丹江| 锡林郭勒| 汕尾| 咸阳| 巴彦淖尔市| 凉山| 中山| 秦皇岛| 涿州| 汉川| 黄石| 伊犁| 海拉尔| 塔城| 海南海口| 贵港| 梅州| 本溪| 枣阳| 兴安盟| 安庆| 云浮| 阿里| 瓦房店| 图木舒克| 淮安| 七台河| 新乡| 琼中| 淮南| 泉州| 周口| 楚雄| 沛县| 乐山| 南充| 枣阳| 乐清| 济南| 黔东南| 正定| 新疆乌鲁木齐| 五指山| 惠东| 明港| 诸暨| 揭阳| 嘉峪关| 德州| 无锡| 丽江| 海西| 招远| 临汾| 广州| 宜春| 日土| 馆陶| 汕头| 张掖| 南安| 高密| 乳山| 宁德| 遂宁|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黄山| 日土| 上饶| 伊春| 晋江| 资阳| 大庆| 承德| 新乡| 毕节| 馆陶| 济源| 文山| 广安| 中山| 达州| 吕梁| 扬中| 甘孜| 楚雄| 和田| 漳州| 阿克苏| 铜陵| 梧州| 丹东| 荆州| 鹤岗|